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三千年沒改過地名,跟著成語看邯鄲

時間:2022/1/5 14:05:09

來源:中國網    作者:程遂營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黃澄怡

WDCM上傳圖片

城事

三千年沒改過地名,跟著成語看邯鄲

邯鄲位于河北省南部,在歷史上曾經長期屬于黃河流域,是黃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是中國唯一一個3000年來沒有改過名字的城市。

邯鄲曾是戰國七雄之一的趙國的都城,時間長達158年,留下了豐富的趙文化遺存。唐朝韓愈說過,“燕趙古稱多感慨悲歌之士”,后人改為“慷慨悲歌”,來概括燕趙文化的特色。邯鄲,為什么會“慷慨悲歌”呢?答案說不定在幾個成語之中。

胡服騎射,換身衣服為什么能強兵富國

一提到“胡服騎射”,大家會不由自主地和大膽創新、銳意進取聯系起來,這是2300多年前發生在趙國都城邯鄲的一場改革運動。在繼位的第十九年(公元前307年),34歲的趙武靈王向全國頒布“胡服騎射”法令,醞釀已久的改革運動在邯鄲閃亮登場。

所謂“胡服”,即改穿胡人(即北方游牧民族)的服裝,上身穿窄袖短衣,下身著長褲,腰間系皮帶,腳蹬長靴,其特點是簡捷方便。服裝也影響作戰方式,胡人以騎兵為主,善于騎射,機動靈活,特別適合長距離突襲和復雜地形作戰。“胡服騎射”也讓趙國人學習胡人騎射的本領,從而建立起機動靈活的騎兵部隊,達到先強兵再富國的目的。

歷史上任何一項改革都不會一帆風順,那些觸及人們生活習慣的改革尤其困難。阻力首先來自公子成,他是趙武靈王的親叔叔,老貴族,在趙國朝野有很大影響。公子成認為,我們中原歷史悠久、政治清明,是禮儀之邦,一直以來都是周邊游牧民族學習的榜樣。現在卻丟棄傳統,改穿胡人服裝,這明顯是“變古之教,易古之道”,是違背人心的。

趙武靈王一看他叔叔這個態度,知道必須親自給他做思想工作了。于是,他屈駕親自來到了公子成的家里,與公子成進行了一場面對面的辯論和交心。最終,公子成被趙武靈王的遠見和決心所打動,表示支持改革。第二天,他親自穿上胡服上早朝。其他大臣們一看,公子成都這樣做了,于是也紛紛表示贊成。

“胡服騎射”的政令得以順利頒布實施,改革也收到了顯著成效。

首先,建立了強大的騎兵部隊,極大地提高了趙國軍隊的戰斗力;其次,保障了趙國邊境的安全,趙國騎兵多次出擊打敗東胡、樓煩,迫使林胡王獻馬,滅掉了中山;再次,使趙國成為軍事力量強大的諸侯國,成為戰國后期幾乎唯一能夠與強秦抗衡的國家。

“胡服騎射”也對邯鄲的文化產生了強烈沖擊,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北方游牧文化的生活方式開始影響邯鄲,邯鄲人不僅著胡服,而且,胡食、胡舞、胡樂等飲食、娛樂文化也逐漸影響了邯鄲的文化;另一方面,胡服騎射使邯鄲男兒從小學習騎馬射箭,逐漸培育了一種剽悍、尚武、耿直、俠義的文化風尚。

邯鄲學步,少年學的到底是什么“步”

今天的邯鄲是“中國成語之都”,據不完全統計,歷史上,直接或間接產生于邯鄲的成語典故多達1500多條,這是國內任何一個城市無法相提并論的。有一個與邯鄲直接相關的成語——邯鄲學步。它的現代意義是盲目模仿別人,結果不僅學不到別人的東西,反而丟掉自己原有的東西。但事實上,“邯鄲學步”的最初含義并非如此。

“邯鄲學步”,源自《莊子·秋水》,“且子獨不聞夫壽陵余子之學行于邯鄲與?未得國能,又失其故行矣,直匍匐而歸耳”。在這段話里,有兩個關鍵問題:一,壽陵的少年為什么要到邯鄲學“步”?二,他學的到底是什么“步”?

“胡服騎射”之后,邯鄲獲得了和平安定的政治環境,由于處在我國南北交通以及農耕和游牧產品交易的咽喉地帶,很快成為我國北方地區的經濟中心。雄厚的經濟基礎和頻繁的商業活動,又推動了娛樂文化的繁榮。史書記載,趙國晚期在邯鄲形成一種風氣:年輕男子喜歡相聚游戲,進行一些博弈活動;女子則學習“彈琴、鼓瑟、跕屣”。邯鄲儼然已成為一座歌舞娛樂之城。

燕國壽陵的那位少年應當是受到了城市的吸引才來到邯鄲的。他來邯鄲干什么——學習舞蹈,其中包括一種叫“跕屣”的舞蹈。這是一種當時在邯鄲流行的舞蹈形式——舞蹈者抬起腳跟,用腳尖著地旋轉起舞,與現代芭蕾非常相近。

“胡服騎射”之后,大量“三胡”牧民移居邯鄲城內,他們喜歡歌舞,而“跕屣”就類似于游牧民族的“胡旋舞”“胡騰舞”,是一種灑脫、豪放的舞蹈形式。不僅邯鄲的女子喜歡跳“跕屣”,男子也喜歡。

那位壽陵少年來到邯鄲學習的“步”,就是這種時尚流行的舞步。本打算學成以后,作為自己謀生的手段,但由于“跕屣”舞步技巧性強、難度很大,他下的功夫又不夠,所以半途而廢,不僅沒有掌握新舞蹈的技能,還把自己原有的那點舞蹈基礎也丟掉了。這就是“邯鄲學步”這個典故的來歷。

廉頗與藺相如是“成語制造機”

現代人們常用“負荊請罪”的典故,來指主動向對方賠禮認錯,請求對方責罰。追溯起來,這個故事也發生在邯鄲,與趙國的兩位知名人物有關——廉頗與藺相如。他們的故事家喻戶曉,就不在此贅述。

“胡服騎射”大大提升了趙國的軍事力量,并培養出一大批名將,廉頗就是其中之一。而藺相如“完璧歸趙”后,被趙王任命為上卿,位次還在廉頗之上。這讓性情耿直的廉頗忿忿不平,一度找茬。但最終,藺相如的寬宏大量,讓廉頗認識到了他的良苦用心。于是,廉頗向藺相如“負荊請罪”,兩個人也成了一輩子的“刎頸之交”。

趙國將相和睦,獲得了穩定的政治、軍事環境,邯鄲在一段時期里保持了經濟文化的繁榮發展局面,直到公元前222年,秦國派大將王翦圍攻邯鄲,趙國無力抵抗,邯鄲城破,趙王遷被俘,趙國滅亡。

到了今天,“胡服騎射”已經成為改革創新、開放包容的象征,它不僅是邯鄲,更是整個中華民族寶貴的精神財富。而“邯鄲學步”“完璧歸趙”“負荊請罪”“刎頸之交”等膾炙人口的典故,也使得邯鄲成為一座既富有魅力、又富有傳奇色彩的城市。

乐投Letou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