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聞熱線:021-60850333

華東政法大學歷史建筑群:承載百年歷史的“蘇河明珠”

時間:2021/12/27 16:27:24

來源:文匯網    作者:盧永毅 俞燕    選稿:東方網教育頻道 陳樂 黃澄怡

WDCM上傳圖片

鳥瞰圖 視覺中國

華東政法大學校園內的這片歷史建筑群,秉持“務將中國房屋之特質保存。如屋頂之四角,皆做曲線形”的設計理念。“屋角起翹的歇山頂”樣式被運用在了校園內幾乎所有的校舍建筑上。

2021年9月,隨著蘇州河華東政法大學段濱河步道改造完成并正式向公眾開放,這個蘇州河懷抱中的校園也進一步展露出了她的真容。如今人們沿著步道漫游,一邊可以欣賞城市母親河和沿岸綿延的都市景觀,而另一邊則可以觀覽一座座特色鮮明的歷史建筑,在它們組合起來的畫卷中,細細閱讀這個實際已有140多年歷史的美麗校園。

眾所周知,這里是近代上海圣約翰大學的舊址。圣約翰大學(St.John's Universiy)是近代中國最著名的大學之一,曾享有“東方哈佛”美譽,在中國近代教育史以及中西文化交流史上有重要意義。現在,這座承載著豐富歷史記憶的校園已成為上海珍貴的城市歷史文化遺產。2019年,校園及其27幢建筑已被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如今的開放,就是讓更多人能夠近距離閱讀文物,追溯歷史,感受蘇州河畔的人文底蘊。

歷史建筑,見證半個多世紀校園發展軌跡

WDCM上傳圖片

格致樓 視覺中國

回望今天華政校園內歷史建筑的建造過程,就能比較清晰地梳理出一條學校發展和校園建設的歷史脈絡。1879年,由兩座學校合并而成的圣約翰書院(St.John's College)選址于當時租界外的滬西地區、距外灘5公里左右的梵皇渡極斯菲爾路(Jessfield Road,即今天的萬航渡路)附近,蘇州河以南、兆豐花園以北的一塊三角地,就是今天這座校園的所在地,但占地比現在看到的小很多。圣約翰書院成立時的第一棟教學樓是一座中國傳統院落式建筑。正式成立大學部后的1895年,第二代教學樓在原址上建起,名為懷施堂,是一座規模大得多的合院式建筑,功能包含教室、宿舍、餐廳、圖書館、集會禮堂等。新中國成立后,大樓改由杰出校友鄒韜奮名字命名,就是今天的韜奮樓,至今仍是校園的主體建筑。懷施堂建成稍后些,圣瑪麗亞書院的思丁堂落成。1899年,用于實驗室和學生宿舍的科學館落成,又稱格致室,就是現在的格致樓,是中國大學中第一棟專門用于教授自然科學的校舍。1904年,思顏堂落成,以紀念為創辦圣約翰書院出力最多的中國人顏永京,也是一幢合院式建筑。1908年,新宿舍思孟堂也建成使用。

1909-1910年的兩年間,圣約翰大學校園經歷了兩次擴展。頭一年,學校購買了蘇州河東岸的84畝土地,這個范圍大部分為現在的華東政法大學河東校區,建成了體育場等設施,包含一條400多米長的跑道和一個高標準的足球場,可以舉辦田徑賽和體育賽。當然,師生們自此就需依靠渡船往返校園兩岸。第二年,學校如愿購得南部原屬兆豐花園的72畝土地。至此,校園用地規模基本穩定,也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華東政法大學校區范圍,我們常在老照片上見到的極斯菲爾路上的學校大門,也為此時新建的。對最后擴展的大片土地,學校用作學生清晨兵操場地,可容納五百人,同時還是大片草坪,草坪上的古老樟樹,樹冠碩大,渾厚蒼勁,早已成為校園的重要標志。不過購進這塊時,北面已有的一棟小樓,那是兆豐花園前主人霍格兄弟的私人別墅,納入校園后,就改用為校長住宅和行政辦公樓了。

WDCM上傳圖片

大學辦公處及校長住宅 歷史照片

1910年代起,校園建造活動不斷,一直持續至抗戰。1913年,校友和學生們籌款建造周年堂,以慶祝校長卜舫濟任職25周年。該樓1916年建成,學校的圖書館搬至這里,所以該樓也稱為羅氏圖書館。1918年,學校募捐籌建一座帶有室內游泳池的體育館,次年11月落成,為紀念1915年去世的顧斐德教授而命名為顧斐德體育室,這是中國最早的現代化大學體育館之一。1923年,新科學館(現為司法鑒定科學研究院)又在蘇州河東岸校園建成,館內全部配備現代化的儀器設施,堪稱當時國內最先進的大學理科教學樓之一。1916年圣約翰大學將預科稱做中學。1918年,學校又采取了進一步措施,將圣約翰中學的管理與大學部分離開來。1923年,圣瑪利亞女校遷到了白利南路(今長寧路)新校舍,并改名圣瑪利亞女子中學。其位于圣約翰校園內的原址轉讓給了圣約翰中學使用。1924年,圣約翰中學將原來的圣瑪麗亞書院思丁堂擴建為西門堂,形成合院式建筑,也就是現在的東風樓。1929年底,早在10年前約大學生會為紀念已去世的卜舫濟校長夫人、圣瑪麗亞女中首任校長黃素娥女士籌建的交誼樓終告落成,同時,校園東臨的曹家渡士紳為紀念學校成立50周年捐贈的紀念石坊也在校園揭幕。之后的1934年夏,蘇州河上連接校園兩岸的學堂橋建成。次年,圣約翰中學新樓樹人堂竣工。

抗戰爆發后,校園里唯一建造的一幢新樓,就是1939年因圣瑪利亞女中校舍在戰爭中遭到了破壞而借用的斐魏樓。太平洋戰爭爆發后,校園建設完全停滯,直至戰后,河東校區為獨立的中央神學院建了四盡齋,位于現在的華東政法大學河東學生宿舍區內,這已是約大歷史上建造的最后一幢建筑了。

新中國成立后,圣約翰大學的師生隊伍被并入復旦大學、同濟大學、華東師范大學、上海財政經濟學院等多個大學,政治系與復旦大學、南京大學、滬江大學的政治系合并,連同復旦大學、南京大學、安徽大學、震旦大學、東吳大學法學院的法律系一道,聯合組建華東政法學院(現華東政法大學)。此后,校址先后被上海社科院、華東師范大學和華東政法大學使用。現作為華東政法大學的校園,而校園內絕大部分建筑、校園格局和整體風貌,仍然被較好地保存至今。

中西合璧建筑風格的開拓與堅守

華東政法大學校園內的建筑是在幾十年間陸續建造起來的。規模各異,但明顯有種一以貫之的風格——中西合璧。要追尋校園風貌形成的起點,還是要回到最具標志性的建筑懷施堂,即現在的韜奮樓。這座最早落成的主體建筑,為校園奠定了基調,而定調人正是當時的校長卜舫濟。在介紹懷施堂時,卜舫濟清楚表明了約大校園建筑要秉持“務將中國房屋之特質保存。如屋頂之四角,皆做曲線形”的設計理念。從此,“屋角起翹的歇山頂”樣式運用在了校園內幾乎所有的校舍建筑上。

事實上,懷施堂的樣式也有出處。據文獻記載,約大在購地建校之初,就一并購得了一棟中式房屋,學校有意保留了這座“屋角起翹”的建筑,以此表示對中國文化的尊重。不僅如此,當霍格家族留下的鄉村別墅隨兆豐花園的一部分土地納入約大校園時,這座室內完全西式、而立面與屋頂是按主人理解的傳統中式建造的住宅,無疑也為校園最初的風格構想帶來了直接的啟示。

WDCM上傳圖片

懷施堂 視覺中國

WDCM上傳圖片

WDCM上傳圖片

懷施堂 歷史照片

繼懷施堂之后建成的格致室、思顏堂和思孟堂,均采用了四角起翹的中式屋頂。不過仔細觀察可以看出,這些早期的中西合璧式樣顯得有些生硬,因為設計師幾乎沒有中國傳統建筑的營造知識,更多是表面的模仿。再看這些中式屋檐建筑的屋身,完全是西式的。懷施堂以鐘塔展開的兩進合院式布局,容納和組織了學習、生活和聚會活動等各種功能,保持了校園親切的尺度和寧靜的氛圍,體現了建校之初“小規模教學”的辦學理念,也有利于學生間的交流和互動。這種合院類型源自美國大學的校園建筑,甚至還可溯源至更早的牛津、劍橋這樣的歐洲中世紀學府。不過,合院類型在懷施堂的設計中已有明顯轉變,那就是原本合院內立面才有的外廊,現在外立面上亦設置了,空間更加開放和活躍。到思顏堂,合院已成半圍合式的。無論是合院式建筑,還是單幢宿舍樓格致室和思孟堂,四角起翹中式屋頂下的這種連續拱廊立面,大都是磚木結構,紅磚、青磚相間的清水磚墻砌筑,這也是當時上海租界內最早的西式建筑形式,我們稱其為外廊式建筑(Veranda Style)。至此,我們對校園早期中西合璧的建筑風格從何而來,可以有更進一步的認識了。

約大校園建筑延續著統一基調逐步發展,但卻并非一成不變。以羅氏圖書館(1915)、顧斐德體育室(1918)、新科學館(1923)為代表,這些建筑屋頂依舊是四角起翹的歇山頂,但部分形式更加接近中國傳統建筑的做法,日趨自然。同時,隨著建筑技術的發展,這些建筑從磚木體系轉向鋼筋混凝土和磚木結構的混合,建筑立面不再使用外廊式,而更多采用紅磚清水墻,形式簡潔,開窗整齊而有節奏,窗面也越來越寬敞。這時的建筑在屋檐下或窗臺下仍有部分石材裝飾構件,造型和紋樣時有中國傳統特色,又經抽象組合,建筑藝術的整體感有所增強。這種品質在羅氏圖書館的立面和轉角設計中表現得尤為明顯,當然,若走進圖書館二樓藏書和閱覽室,又完全是西式布置。

WDCM上傳圖片

交誼樓 歷史照片

1929年交誼樓建成,中西合璧建筑風格又有了新的面貌。因特殊紀念意義和禮堂功能需要,大樓必須要有隆重的形式。最終,約大校友、后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建筑系學成回國的范文照受邀擔綱了此項設計任務。這是第一位走進校園的中國職業建筑師,由于更熟悉中國傳統建筑語言,又有良好西方學院派建筑教育背景,他設計的這座鋼筋混凝土結構的大樓,無論是中式屋頂、西式屋身的三段式構圖,還是立面主樓層清水紅磚墻與窗間朱紅色混凝土圓柱組合,或是屋檐下模仿傳統彩繪的裝飾梁枋,甚至屋脊裝飾獸的點綴,都比例得當,渾然一體。當然,仔細分辨可以發現,交誼樓的屋頂、紅柱和裝飾紋樣,明顯是向中國傳統宮殿式建筑學習和轉譯而來,這與校園中其他建筑更多學習傳統民居建筑形式是不同的,是當時竭力推崇的“中國固有式”風格。而這種風格起始又要聯系到美國建筑師墨菲,他以故宮這樣的北方官式建筑為參照探索一種中西合璧的風格,用于包括燕京大學在內的多所教會學校中,稱之為“適應性建筑”,這種風格“中國固有式”的設計為中國建筑師提供了啟發,并發展出了多樣性,包括同時期大上海計劃的市政新屋(即現在的上海體育學院主樓),也反映在了約大校園建筑中。交誼樓的落成,紀念石坊矗立在了校園主干道盡端、懷施堂鐘樓前,校園空間因此更增添了幾分儀式感。

1930年代,上海租界內外都出現了簡潔而時尚的“摩登”建筑風格,而約大校園的建設始終堅守著中西合璧的統一性。1935建成的樹人堂和1939年建成的斐蔚堂,為兩棟鋼筋混凝土結構、紅磚外墻的建筑,雖然從立面設計中可以感受到時代的影響,但它們仍冠以歇山頂和類似廡殿頂的中式屋頂,走近建筑,還能在入口位置等細部發現帶有中國元素的處理。

1940年代末建成的四盡齋,再也不見中式屋頂。也許,校園建筑結束中西合璧風格的這個轉折點,可以和1942年約大建筑系的成立聯系在一起。建筑系創始人黃作燊將源于德國、流傳歐美的包豪斯式教育思想和教學方法融入辦學理念與實踐,成為中國第一個全面倡導現代建筑教育的教學機構。這一探索經歷后來的院系調整,又繼續在合并后的同濟大學建筑系中延續和發展,對20世紀的中國建筑教育形成深遠的影響。

“蘇河明珠”,珍貴遺產

WDCM上傳圖片

視覺中國

在近代中國,中西合璧風格的校園建筑并非約大特有,在當時的燕京大學和金陵女子大學等校園中,“適應性建筑”的校舍設計更多是從中國傳統官式建筑轉譯過來的中西融合,相比約大的建筑,要顯得嚴謹、莊重和氣派得多。但約大是開近代中國中西合璧校園建筑之先河,半個多世紀里秉持“務將中國房屋之特質保存”的設計理念,又青睞于汲取地域傳統建筑的靈動和簡樸,使一種風格在不同時期發展形成的多樣性得以集聚,又與校園內外的自然環境滲透、融合,為學生們構建了既有秩序感又親切宜人、既多樣又統一的學習、生活空間,這是獨一無二的。幾乎與約大同期建造的滬江大學也相當有名,但校園建筑卻是以西方大學里慣用的學院哥特式風格主導,與約大形成鮮明的對比。再回望近代上海,都市發展和商業繁榮,時時、處處都交織著對新奇和時尚的追逐,留下了形形色色的、被稱之為“萬國建筑博覽會”的建筑遺產,而約大校園,見證了一片遠離都市喧囂的教育園地,以及校園經歷的一幕幕歷史畫卷,尤其是校園中的一棟棟建筑,以及它們組成的空間環境,依然為我們訴說著往事,帶領我們穿越時空,感知歷史的曲折與光輝。

乐投Letou注册